那一缕花香

天冷的时候,一进家门,总会闻到一种淡淡的芬芳,循着香味儿走去,是一盆水仙花。在淡淡的灯光下散发着柔和的光,那光里似乎也夹杂着一丝淡淡的幽香,藏着爷爷对我的爱。

爷爷已至古稀之年,但总闲不住,总爱摆弄一些花。因为我喜欢水仙,所以每到新年伊始,爷爷就开始倒腾花了。他先把大木盆里的水仙幼株拿出来,细心地抹上肥皂,没有一株水仙落下,爷爷抹得很仔细,静置一会再小心地把花的每个部位上的肥皂冲干净。他洗得很认真,即使是叶中的小缝也不放过。爷爷每年都仔细地重复这工作,像是制作一件精美的的艺术品,没有一年例外。

我见了常会不以为然地问:“爷爷,这么个洗法太慢了,用水一泡不就行了。”这时,爷爷总是笑着对我说:“这个洗法,开出的花才会多,也比只用水一泡的花更香。”这不只是为了让花更香,这其中蕴含了他对生活的期望和爱!

眼间,我已经初中二年级了,学业加重,与爷爷聚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而每年爷爷那一盆为我精心培育的水仙花总是放在书桌一角。那年正月,我在桌边奋笔疾书,水仙的幽香沁入心脾,吐蕊怒放的白色的小花扑入眼帘,心底那最柔软的地方一下子给触动了,急忙去拨了个电话,电话那头很快传来了爷爷的声音。声音里多了份惊喜和苍老。爷爷一直问我花香不香,最近学习怎么样,读书累不累,说了许多许多。耳旁,是爷爷那亲切的问候,眼前,是水仙鹅黄色的蕊,鼻间,是幽幽的清芬,幽幽地让鼻子发酸……

也许你会说,日月星辰,都有变化的时候,更不用说在这日新月异的世界里。而我却觉得有些人有些情永远不会变,像那缕花香,那份浓浓的亲情。

你可能还喜欢
  • 那一颗小树

    山里的铁道边上有一间小房子,和一颗小树,属于我.树,是来的那一年,我们两人栽的.完了她就坐 ...
  • 金黄的稻谷

    我吃这饭粒,忽然想起了我在国庆节割稻谷的趣事.经过那件事,我亲身体验到了农民们干农活的艰辛 ...
  • 哪里是我的方向

    2005年3月9日星期三晴阴今天语文课上,两只顽皮的小麻雀不请自来,飞进了我们班,为班上增 ...
  • 还原天空的颜色

    或许因为我们心中,都留有一些难以弥补的遗憾,所以曾经努力尝试还原过各种事件.又或许因为在现 ...
  • 消失bA

    让他消失这样会好受点是卟想还是卟舍得有区别嘛如果把自己仍进冰箱里我的身体会凝滞嘛我的血液在 ...
  • 蓝银草

    黑色的夜空中,金黄色的星星在闪烁,一颗接一颗,散发着淡淡的金色.唯有那颗,是与众不同的,它 ...
© CopyRight 2020 alliedjee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info @ alliedjeep.com